奈曼文化考证

奈曼文化是以赤峰红山文化为中心、兴隆洼文化为祖源的区域文化,北到通辽辽河流域,南至朝阳的燕山余脉,东到玛瑙之都阜新,西到翁牛特旗,这一区域均属于奈曼文化范畴,奈曼版图都在红山文化区域之内。新石器时代考古学家郭大顺先生在他的《龙出辽河源》书中记载:辽河孕育了上古文明,辽河文明与尼罗河文明、黄河文明和印度文明齐名。在辽河流域内的兴隆洼文化的发现,又表明奈曼地区新石器时代的文化自有渊源,进一步揭示出长城地带东段新石器时代文化极富特色的地域性和连续性。

中国古文化有两个重要体系,一个是源于渭河流域的仰韶文化;一个是源于大凌河流域的红山文化,它们都有自己的根,自己的标志。两者出现或形成的时间距今六、七千年,都是以自己祖先衍生或发展出来的。考古学家认为:“兴隆洼文化是红山文化的源头,红山文化是直接从兴隆洼文化发展而来的,红山文化的主人就是兴隆洼人的直接后裔。”

第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发现(以下简称“三普”),奈曼既有兴隆洼文化遗址(距今约8000-6000)、红山文化遗址(距今约6000-4000),也有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距今约4000-3500年)和夏家店上层文化遗址(距今约3000-2500年)。

兴隆洼文化遗址在奈曼境内有10余处,最有代表性的遗址是:大沁他拉镇西甸子遗址,新镇博等沟村遗址,黄花塔拉苏木塔班勿素南、东遗址。遗址出土了大量文物,有石磨盘、夹砂云母斜线纹陶片、斜线“之”字纹陶片、石球等,这些遗物展现出了新石器时期奈曼旗境内远古居民劳动生息的情景。

红山文化遗址在奈曼境内有25处之多,南有新镇东井子村遗址,北有东、西孟家段遗址,东有固日班花苏木伊和大沁东南遗址、西有大沁他拉镇西奈曼营子遗址等,遍布全旗。遗址上发现了大量的红色彩陶片,陶片纹饰复杂,可以判断是罐、壶、盘、钵等器物的碎片。也发现了猪、牛、羊等家畜骨骼,说明当时已出现了饲养业。奈曼历史研究学者魏贤认为:“这种原始农业高度发达是受黄河流域的农业影响之下发展起来的,又反映了古代中原文化在这里由南向北逐渐发展的历史过程。”

“夏家店下层文化”是中国北方青铜器时代早期的一种文化。奈曼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分布密集,约100多处。主要有:青龙山镇小窝铺、向阳所八里罕遗址、义隆永镇义隆永村遗址、新镇东长风皋遗址。遗址上出土了大量的文物,有鬲足、黑陶口沿、石斧、陶片磨棒残件、绳纹陶片等。

夏家店上层文化是北方青铜器时代晚期的一种文化。奈曼夏家店上层文化遗址主要有义隆永镇谢举营子、青龙山镇铁匠沟、大沁他拉镇哈沙图等,遗址上也出土了大量的文物,印证了那一时期奈曼的文化也是当时社会较为先进的文化之一。

沧海桑田,星移斗转。在奈曼这块神秘的土地上,先人留下了数不清的文明遗迹,除兴隆洼、红山、夏家店下层、夏家店上层文化之外,还有距今近千年的大辽契丹文化、蒙元草原文化。

距今1000多年前,契丹人在这里兴起,建立了雄霸中国半壁江山的强大辽王朝,成为东亚军事强国。在奈曼看似普通的山岭之中隐藏着契丹人的无穷智慧:在老哈河与西拉沐沦河交汇之南岸,有耶律阿保机所建规制极高的龙化城;在青龙山发掘的辽代陈国公主与驸马合葬墓曾震惊中外。陈国公主与附马合葬墓被评为1986年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合葬墓就其等级而言,是仅次于皇陵的重要遗存。该墓的发现,就其考古、学术价值来说,可以和皇陵相提并论,这极大地丰富了奈曼文化的内涵。

自元时起,蒙古人就驰骋在奈曼大地,蒙古族“乃蛮”部十六位王爷在这里封王治郡,草原文化在这里影响深远。现保存完好的清代王府,向人们展示着古建筑艺术的精巧高超;梁玉岚、梁玉冈、占巴拉道尔吉等一批蒙古族政治家和医学家对奈曼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说唱艺术“乌力格尔”在老哈河畔有广泛的群众基础,“诺恩吉雅”早已唱遍大江南北。

奈曼,从远古时期红山文化到秦汉辽金、宋元明清,东胡人、乌桓人、鲜卑人、契丹人都曾在这里上演过历史大幕,虽然时间长短不一,但在此地都留下了文明的的足记,现存燕长城、土城子古城、善宝营子古城、青龙寺、章古台佛塔等遗迹就是最好的历史坐标。

奈曼文化是红山文化发展的成果,同时,由于地域关系,在历史的发展中,它虽以红山文化为基础,兴隆洼文化为始源,但它又富有游牧民族文化的一些重要因素,这样便形成了奈曼文化所独有的特质:既有农耕文化特点、又有游牧文化色彩,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结合体。

奈曼,文化厚重,人杰地灵,沧海桑田,生生不息,今天的奈曼人们正追逐历史脚步前行,续写着奈曼更美好的未来。

分享到

Copyright 2010 Naiman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奈曼旗人民政府主办,奈曼旗信息化推进中心承办 备案号:蒙ICP备06000874号